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刚开学的宿舍破处
刚开学的宿舍破处

刚开学的宿舍破处

终于到了开学的日子,颉涛去了学校报到,分完了宿舍,领完了被褥,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铺床了。成都比较潮湿,所以人人都分了一床棕垫,无奈颉涛压根就不会铺床,所以这活落到了甜甜的身上。宿舍在6楼,孙爷爷嫌累,就没有跟上来,进了宿舍才知道这是四人间,上面是床,下面是桌子,铺床还得爬到上面,宿舍的其他三个人似乎很早就来报道了,床都铺好了,颉涛便只能选择最后的那一张床。

  甜甜爬上床去,叫颉涛一件一件的将东西递上来,然后细心的铺着床。由于需要不时的递东西上去,所以甜甜每每爬到床边向下拿东西时,颉涛总能透过领口看见甜甜胸前的春光。甜甜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,将本来就圆润的乳房包裹的更加诱人,颉涛的下体又不自觉的起了反应。

  " 呼,终于铺好了" 甜甜高兴的说道,然后准备下来,没想到脚下没有踩稳,滑了一下,摔了下来。" 啊" 甜甜本能的喊了出来。站在床下的颉涛马上张开双臂,将甜甜抱了个满怀。

  " 谢谢!" 甜甜心有余悸的道谢着,忽然又觉得不对劲,颉涛和自己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一点,因为甜甜真确的感觉到自己的双乳紧紧的贴着颉涛的胸膛,甚至还有一种压迫的感觉,而自己丰满的臀部,似乎还有一双手紧紧的贴着,小腹处更是有什么东西在顶着。甜甜抬头看着颉涛,看到了颉涛眼里的欲火。

  " 颉涛,你,你放开我吧,我,我没事了,唔唔" 甜甜还没有说完,自己的双唇就已经被颉涛火热般的吻上了,甜甜想推开颉涛,却发现自己突然间变得那么无力,颉涛的舌头急切的想甜甜的口中激进,但是甜甜始终就牙关紧咬。颉涛急了,忽然间双手上移,抓住了甜甜的乳房。就在甜甜本能的想喊出声的一霎那,颉涛的舌头终于侵入了甜甜的口中,品尝到了那一丝丝的香甜。

  当颉涛的舌头卷住甜甜香舌的瞬间,甜甜知道自己再也难以反抗了,她只能本能的推搡着颉涛,却发现自己的上移已经被撩了起来,颉涛的双手不停的揉搓着甜甜的乳房,甚至颉涛的手指已经捏住了她微微凸起的乳头,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。

  " 难道,我的第一次要在这里,给他吗?" 甜甜心里想着。

  此时的颉涛浑身的欲火," 反正宿舍的人报道完都走了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我要定你了!" 边这样想着,颉涛将双手绕到了甜甜的身后,笨拙的解开了胸罩的扣子,那对朝思暮想的乳房终于被颉涛握在了手里,好柔软,好细腻光滑的皮肤。

  品尝完甜甜的双唇,颉涛直直的看着甜甜," 甜甜,我要你" " 别,颉涛,会有人来的" " 不会的,它们都报道完了" " 我们,我们可是姐弟啊" " 那有什么,我们是远房亲戚,所谓血缘关系其实已经很淡了,医学上都允许结婚的" "爷爷,爷爷还在等我们呢" " 没关系,一会我和爷爷说" " 那个,那个…啊…"甜甜还想再说些什么,可是颉涛再也不给甜甜反应的机会,双手拖住柔软的乳房,低下头,含住了那突起的乳头。吸吮完右边的乳头,再换去左边的,同时,颉涛的双手慢慢的下移,伸进了甜甜的裙子里摸了起来。多有弹性的臀部啊,隔着内裤,颉涛就已经感觉到了,他慢慢的拉下了甜甜的内裤,摸到了那一抹浓密的阴毛。

  " 甜甜,你知道吗?那次你在我们家洗澡,我是故意关掉了液化气罐,故意进去看你的" 颉涛凑在甜甜的耳边说道。

  " 什么?你,你,你怎么能这样,你…啊…" 甜甜本想质问一句,可是她忽然感觉到了一只手已经覆在了自己最隐蔽的地方,更可气的是,自己体内好像有一股热浪,想通过自己的下面流出去。

  " 还有,那次你洗完澡是不是没有找到自己更换下来的内裤,因为我偷去了,我拿着它裹着我的鸡巴手淫" 颉涛进一步告诉了甜甜一个事实。

  " 你,你实在是…啊…太,太过分了…啊…" 甜甜已经有些气喘了。

  " 自从我住进了爷爷家,每天晚上洗澡都会拿着你放在洗衣机的内裤手淫,你知道吗?" 说着,颉涛含住了甜甜的耳垂。

  " 你,你…" 甜甜已经崩溃了,她想不到原来眼前的颉涛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。

  颉涛用拇指和中指分开了甜甜的阴唇,食指慢慢的往里进入,拨开阴唇的刹那,淫水已经顺着甜甜的大腿流了下来,突然间,颉涛摸上了甜甜的阴蒂。

  " 啊…你,你别…" 甜甜抖了起来,开始语无伦次。颉涛知道,时机成熟了,他麻利的褪去了自己的短裤,露出了粗长的阳具,他拉过甜甜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阳具," 你看,它已经那么大了,憋得太久了".说着,颉涛把甜甜抱了起来,放在了桌子上,将自己的阳具抵在了甜甜的蜜穴口。

  知道自己就快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时,甜甜似乎清醒了一点,她想要离开桌子,离开这个地方,可是她又怎么能推得开颉涛呢?" 甜甜,我是第一次,虽然我谈了几次恋爱,但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性爱,我的第一次就想和你,给我吧" 颉涛说着,便扶着自己的阳具,慢慢的往蜜穴里送。

  " 他是第一次?" 甜甜有些不太相信,现在的男孩子,这个年纪还是处男的基本上没有," 难道,他说的,真的只是想和我吗?" 甜甜知道,颉涛有过几次恋爱的,但是却不知道颉涛至今还是一个处男。

  当颉涛的龟头没入三分之一时,感觉被什么顶住了,此时颉涛知道,甜甜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,颉涛更加兴奋了,一只手捏起了甜甜的乳头,嘴则吻在了另一侧的乳头上,同时下神一用力,整个龟头便进入了甜甜的蜜穴。

  " 唔…好疼啊…" 甜甜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有点湿润了,可是她喊不出来,因为颉涛的嘴紧紧的贴着她的双唇,两条舌头也卷在一起。颉涛慢慢的就爱那个阳具整根进去甜甜的蜜穴里,本想慢慢的抽插,可是快感马上就来了,他知道,要射精了,赶紧将阳具拔出来,由于速度太快,甜甜又疼的闷哼了一声,瞬间,喷射而出大的精液都射在了甜甜的阴毛上,两个人互相望着,都没有说话,甜甜的下身,开始一点点泛出醒目的红色。

  【完】